美加速高超音速武器研发进程

2020年3月18日   来源:环球播报

 

 

 

综合外媒报道,美国防部官员近期表示,美国在高超音速武器研发领域处于落后地位,并为此成立“战情室”,以负责研发并尽早实现新型高超音速武器的大规模量产。据美军方判断,高超音速武器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现代战争的既有形态,并最终对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对此,美军不断加大研发投入力度,以期在短时间内缩小与俄罗斯在该领域的能力差距。

 

显露“焦虑”情绪

 

对于一向在军事高科技领域扮演“领跑者”角色的美军来说,其在高超音速武器研发领域处于与他国并驾齐驱甚至被赶超的事实,使美军内部弥漫着一种失望与焦虑情绪,这从军方高层近期一系列表态中可见一斑。

美国防部长埃斯珀在2019年12月举行的加利福尼亚州安全论坛上表示,美国在高超音速武器方面远落后于俄罗斯。与俄罗斯已开始逐步列装数款新型装备相比,美军目前尚未部署任何此类武器。美国防部负责采购和后勤保障的副部长艾伦·洛德在今年1月向外界表示,美军拟大幅提升高超音速武器的研发进度。美国海军代理部长托马斯·莫德利前不久在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指出,对手正在研制远程高超音速导弹,美国将被置于“绝望”境地,呼吁美军发展全方位能力加以应对。这恰好呼应美国防部部分官员的观点,即美军需要的绝不仅仅是一两件具体的武器,而是一种能广泛适用的全方位能力。

 

   加大研发投入力度

 

据俄媒报道,为扭转美国在高超音速武器研发领域的被动局面,特朗普政府今年2月向国会提议在2021财年设置32亿美元专项研发资金,较2020财年上涨近4.6亿美元。同时,由美国防部牵头成立“战情室”,汇集美陆、海、空三军力量,旨在进一步明晰高超音速武器研发所需的技术、人力与原材料。目前,该机构已获得30多亿美元的资金援助。

除完善顶层设计外,美军拟加速推动进攻性与防御性高超音速武器的研发进度,营造“进攻端谋发展、防御端求突破”的良好态势,尽快进入由原型机制作向大规模量产转化的新阶段。

 

在进攻端,美国防部负责高超音速武器项目的官员迈克·怀特表示,美军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展代号为“2号发射”的高超音速武器试射活动。此外,美空军已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签署约10亿美元的研发合同。根据合同规定,前者有望在2022年装备AGM-183A型高超音速导弹。另一款“高超音速常规打击武器”预计将在2020年完成关键设计评审,并于2023年前后装备部队。

在防御端,针对高超音速武器飞行速度快、飞行轨迹多变的特点,以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和华盛顿军备控制协会导弹专家金斯顿·里夫为代表的一派认为,美国现有防御系统难以对其实施有效跟踪与拦截。以美《国家利益》杂志防务专家戴维·阿克斯以及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分析师布赖恩·克拉克为代表的另一派则有意打破高超音速武器“不可战胜”的神话,建议美军利用末端防御系统对其实施拦截。事实上,美军方已开始加大对高超音速导弹末端防御系统的投资,国会在今年为此向导弹防御局拨款4亿美元,并有望在2021年将拨款增至6亿美元。据悉,导弹防御局已着手要求军工业界提交具体设计方案。

 

发展前景受质疑

 

尽管美军在攻防两端采取双向并举的补救举措,前景仍受到普遍质疑。

一方面,与美国长期以来在高超音速武器研发领域的停滞不前相比,作为美国在该领域的主要追赶对象,俄罗斯近年已相继部署多款该类型武器。据俄国防部消息,配备X-47M2“匕首”高超音速导弹的米格-31战机已执行值班飞行380余架次。2019年末,俄“先锋”高超音速导弹也进入作战值班状态。对此,俄国内专业人士认为,鉴于美方目前仍处在装备研发阶段,其在中短期内难以赶上俄罗斯。

 

另一方面,高超音速武器研发对一国军工实力的综合检验也是影响美研发进程的另一大因素。美国防部现代化研究与工程部门负责人马克·刘易斯指出,美国发展武器概念和原型机是一回事,要实现大规模量产是另一回事,这其中涉及生产能力、制造能力和高端材料等多个方面。

由此可见,美军在高超音速武器研发领域仍面临一定的不确定性,短期内难以摆脱“追赶者”的身份定位。

 

(来源:中国国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