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纸质书转型新探索

2018年9月13日   来源:环球播报

 

 

书籍是人类传播信息的重要手段,书籍的历史和科技的发展有着紧密的联系。将纸用于写字,对书籍的发展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在现代,各种各样的信息传播和记载手段层出不穷,纸质书籍依然是“书”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但是“现代纸书”也随着科技进步,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出版行业再现新名词 “现代纸书”究竟是什么?

 

在第八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主论坛上,DCG数传集团执行副总裁施其明发表演讲,深入阐述了“现代纸书”的核心理念及发展前景。施其明介绍道:“‘现代纸书’是指在纸质书发展的当下,传统纸质书转型为‘书+互联网’,‘书+线上问答’,‘书+在线教育’等形态。”

 

“现代纸书”是迎合移动互联网时代内容生产方式的,是满足读者多种需求的,具有交互功能的纸书。即通过在传统纸质书刊上印二维码,在二维码中配套线上衍生内容资源与服务,引导读者在阅读纸质书后,再次为深度扩展内容付费。同时,系统可在读者扫码后,通过技术手段抓取读者数据,分析读者喜好,与读者建立长期联系,持续为读者提供精准知识服务,将读者回流到出版社,形成新的消费模式。

 

当下,围绕纸质书的周边服务发展快速,表现出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和传统纸书相比,“现代纸书”在不改造传统出版流程的基础上,通过轻量转型,增强传统纸书的竞争力。

 

除了将纸质书的有限内容与互联网海量资源对接外,“现代纸书”还能针对不同读者,推送不同的、符合其喜好和需求的内容。同时,作者和编辑也能获得收益。作者不仅拥有版税,还能从书的衍生线上数字资源中获得收益;编辑通过对优质内容的挖掘,拥有巨大运营收益空间。最重要的一点是,“现代纸书”改变了传统纸书无法和读者产生直接交流的局面。

 

传统出版业渴望转型  编辑和读者要找回彼此

 

近几年,众多出版单位都在探索如何转型融合发展,将线下实体内容转成线上虚拟平台,而这种模式并没有产生很好的效果。首先,纸数融合向两条线发展,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却没有真正实现经济效益;其次,一些出版单位选择和平台商合作,拿不到相关数据和资源,为他人“做了嫁衣”。

 

很多机构和企业都在寻找这种转型痛点的解决方案,帮助编辑和读者真正找回彼此。其中,有一种方式是帮助出版单位建立读者数据库,并实现落地盈利,帮助传统出版行业实现“互联网+”时代的转型融合发展。

 

此次,施其明介绍了DCG数传集团的RAYS系统:RAYS,全称“Readers at your system”(读者在你的系统中),RAYS5.0已形成完整的出版生态联盟,有出版专属技术平台支撑,是“现代纸书”解决方案提供商,实现7大类、109小类“现代纸书”策划制作及运营等,并有出版融合编辑创新研修班等创新培训,同时还是优质内容服务生产提供商,并提供出版金融服务以及正在拓展突破传统的垂直发行渠道。简单来说,RAYS系统是打造基于读者数据分析技术的个性化定向投送平台。

 

DCG数传集团总裁白立华向记者详细介绍了RAYS系统的工作方式:针对图书和报刊读者阅读场景和阅读习惯的不同,RAYS系统在应用方面作出了不同的处理。“图书阅读,读者大部分是处在一种持续性、深度的阅读状态;而期刊除了学习报,大部分以娱乐消遣、打发时间为主,因此做图书和做报刊往往采取不同的应用,或者不同的展现方式,但总体目标都是帮助他们价值最大化,实现盈利。”白立华分别以合作过的图书和报刊为例,形象生动地介绍了这其中存在的差别。

 

“譬如,与我们合作的《环球人物》杂志已经推出了一系列‘线上增刊’。内容紧贴实体杂志,提供数字衍生内容和服务:独家线上文章,嘉宾专访音频、视频,更有与大V问答互动的机会。比起市面上其他同类型的杂志,《环球人物》为读者提供了更为丰富的资源和优质娱乐体验,增强了期刊竞争力的读者黏性。”

 

“而对于图书产品,我们则打造了个性化深度内容服务。例如,对于考研类图书《王江涛考研英语满分范文背诵》,配置了王江涛的一对一作文批改服务;对于少儿小说《棚车少年》,配置了中英对照的双语有声书;对于工具类图书《中国刑事审判指导案例》,配置了精准查找刑事案例的快速检索工具等。这些有特色的运营方案提升了图书的市场竞争力。”

 

“产品思维”带来不错收益  未来还需市场进一步检验

 

目前,全国已有200多家知名出版单位参与到“现代纸书”的生产中,包括人民出版社、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人民日版社《环球人物》《环球时报》等。2018年上半年更有4.3亿册图书不断加入到这样的新模式中。

 

2017年年初,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的一本教辅图书《长江作业本》吸引了出版业内的众多关注。这本书的春季线上运营收益权在知识产权交易所挂牌交易时,吸引了多家投资机构竞标采购,最终以688万元成交。

 

《长江作业本》表面看来与其他图书并没有太大差异,唯一不同的是在首页印有一个明显的二维码,二维码旁写着“家长扫码,轻松辅导,强化学习,快速提升”,并用流程图介绍了扫码步骤,以及二维码中的内容。

 

通过手机扫描该二维码,立即跳转进入到线上平台,两秒钟不到,“数学难点特级教师讲解视频”“本书答案”“名师问答”“深度习题”,文字、音频、视频、在线问答等多种形式的线上资源就出现在手机页面上。

 

在传统模式下,“本书答案”是书中习题的答案,原来这份答案被印在书的最后,但家长帮助孩子批改作业时,翻阅起来特别麻烦,现在这套答案作为免费资源被放在了线上。“深度习题”是帮助家长给孩子巩固每日学习内容的,一套题目的售价为3元。“名师在线问答”是这本书的编委会成员、特级教师和资深教育专家们为家长支招,如何培养孩子学习兴趣,提升孩子的学生成绩。家长提出的问题会在48小时内被专家们回答,每个问题售价为9.9元。

 

据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工作人员介绍,2016年,扫描二维码的用户达到了这本书发行量的1.8倍,付费产品的售卖率达到这本书发行量的78%。正因如此,这套书的线上阶段性收益权在交易所挂牌时,吸引了众多投资机构的青睐,成功获得688万元营收。

 

长江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兵说,《长江作业本》是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的王牌图书之一,市场覆盖面非常广。每年,这本书卖出后,出版社只是大概知道它们到了哪个学校,但是并不知道它们到了具体哪个孩子的手里,这些孩子和家长们是谁,有什么需求,都很模糊。总觉得出版社每天在编书,却不知道读者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通过“现代纸书”模式的开发,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不仅充分挖掘了《长江作业本》的优质内容,拓宽了盈利渠道,更在线上与读者产生直接关联,获得了这本书庞大的读者数据。在通过系统后台收集到这本书的读者数据后,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又针对每一个读者进行精准画像,将不同的知识内容推送给不同的学生家长,满足每个家长的精准需求。如今,这本书依然保持着不错的线上盈利势头。

 

《长江作业本》的案例,让人们看到,把传统的“作品思维”发展到全新的“产品思维”,取得了不错的市场效果。

 

施其明在演讲中强调,“虽然‘现代纸书’只是一个小的名词,但其背后所蕴含的效益点和所能够发挥的巨大能量,可以让整个出版行业找到新的增长点,让内容从业者重新认知自己的价值。通过对传统纸质书籍深层次的开发和利用,新时代编辑在传统的出版体制中也可以找到自己的增值点,提高竞争力。”

 

今天,传统出版行业正在尝试借助各种新鲜力量进行转型,但无疑最终目的都是将手握的大量内容资源转化为受众愿意埋单的“产品”,“现代纸书”也是产品中的一员。它能否立稳脚跟,成为传统出版行业转型的成熟模式,还需要更为长期的市场检验,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徐雪霏      来源:天津日报